消磨与厮磨

澍先生:

花儿绽放得真的努力了,因为连大老粗也可以拍到这种清新的春天。